当前位置:藏宝图 > 藏宝图 >

脑瘫考生申请多项便利未获批起诉教诲局 法院这

发表时间: 2019-03-01

澎湃新闻记者 何利权 韩雨亭 实习生 吴文珍

  依照厦门市政策,2018年上半年尚在就读初二的乔博,应在当年6月下旬参加地舆、生物中考考试。当年4月30日,乔红军、陈英二人以乔博名义填写了《2018年中考残疾考生合理便利申请表》,勾选了表中所列的多项“合理便利”,比喻优进步入考点考场、需要引导辅助、使用轮椅、携带助听器、携带特殊桌椅、延长考试时间等等。

  厦门市招生考试委员会办公室收到乔博申请材料后,不久作出《考生申请合理便利结果告诉书》,同意乔博及其家人申请的“优提高入考点、考场”“延长考试时间”等合理便利,但对于应用平板电脑、设单独考场等特殊便利则未予批准。

  因此,法院判决,被告作出案涉复核意见,存在主要证据不足,程序瑕疵,但鉴于原告所请求的考试已经结束,撤销并无实际意思,故予以确认违法。对于原告关于闽考院综(2018)10号通知合法性审查的诉求,法院称并未发明该文件与上位规定存在显明不符之处,因而不予支持。

  乔博在康复师赞助下进行康复练习。澎湃新闻记者 何利权 图因向教育部门申请的多项中考便利条件局部未获允许,厦门市蔡塘学校“脑瘫”学生乔博将厦门市教育局诉至法院,要求确认该局作出的相关复核意见守法。

  对此,乔博母亲陈英2018年6月4日向厦门市教育局申请复核,继续请求给予乔博上述特殊便利。陈英说,同年6月12日,厦门市教育局召开座谈会协调此事,结果仍是“无法按照所申请的内容提供特殊便利”。

  陈英说她彼时对协调成果颇为失望,要求教育局给予书面答复。“乔博要是不能加入中考,那他高中如何连续上学,今后的路怎么走?”陈英称,自己曾在上述座谈会上向教育部门提出这个问题,“全场欢声雷动”。

  “本案所波及的合理便利的审查争议,就是在融会教育推进过程中浮现的新问题。”法院认为,对于特殊便利请求审慎审查并无不当,但时代在发展,科技在先进,残疾学生们的需求在不断变更,合理便利的范围也在不断拓宽,审査方法和界定尺度也应当相应调剂。

  《管理规定》规定,教育考试机构负责受理并审核在本地参加考试的残疾考生提出的正式申请,并牵头组织专家组,对残疾考生情况进行现场确认,结合考生残疾程度、日常学习情况、提出的合理便利申请以及考试组织条件等因素进行综合评估,并形成书面评估报告。

  厦门市教育局称,原告提出的使用平板电脑作答、由别人代为画图,按实际需要延长考试时间的申请已超过《管理规定》第五条所限定的“必要条件和合理便利”的规模,也超过被告职权内能够给予提供的便利。

  2018年6月21日,厦门市教育局作出《全省初中毕业考试和高中阶段各类学校升学考试残疾考生申请复核意见书》。该复核意见书显示,厦门市教育局未赞成“根据实际需要延长考试时间”“使用平板电脑或其他电子书写工作”“专人根据乔博指令代为画图”等条件,但与此前不同的是,同意“设置独自考场”。

  乔博父母乔红军、陈英两人对此难以接受,决定以乔博为被告起诉厦门市教育局,该案于2018年10月9日开庭。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近日获悉,等待四个多月后,乔红军、陈英收到了厦门市思明区公民法院一审判决书。

  一审法院认为,残疾学生们的需求在一直变革,合理便利的范围也在始终拓宽,审査方法和界定标准也应当相应调解。“每一次渺小的转变或先进,但都可能成为那些心怀幻想尽力奔驰的残疾学生追赶妄想途径上的一大步,他们应当得到全社会更多的关怀、支撑和帮助。”

  对此,厦门市教育局辩称,经过复核后,被告确认第三人根据闽考院综(2018)10号通知统一提供相应的便利,不超过授权范围,同时,被告在复核进程中,还根据《残疾人参加一般高等学校招生全国同一考试管理规定》(下称《管理规定》)相关规定,直接给予原告提供另设考场的便利,上述复核意见均有相应的依据,具备合法性。

  2018年5月2日,乔博父母弥补提交《对于乔博同学申请中考合理便利的说明》,在通例便利外又申请了多项特殊便利,包含使用平板电脑或其他电子书写工具代替纸笔答题,提交电子版答卷(可用纸质版的试卷);单独考场;考场有专人根据他的指令代为画图(在必要时);根据实际需要延长考试时间。

  判决书中提及,厦门市招生考试委员会办公室在审查过程中并未组织专家组对乔博进行综合评估,亦未造成书面评估报告,存在程序缺失、证据缺漏问题。被告作为复核机关,对此也未予以矫正。

乔博使用平板电脑写作业。澎湃新闻记者 何利权 图

  2018年10月9日,该案在厦门市思明区法院休庭审理,乔红军、陈英夫妇担当乔博法定代理人,而被告厦门市教育局则有副局长吴亿年出庭。同时,法院告诉厦门市招生考试委员会办公室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该办公室主任谢慧出庭。

  “生机遇有(改变)。”陈英表示。

  “针对个别、个别残疾考生参加中考需要的便利条件,若不考虑合理限度,随意依据个别考生的特殊性来制订,合理便利条件的范围将无限扩大,亦会失去中考的公平性、公正性。”厦门市教育局辩称。

  2019年2月20日,等待四个多月后,乔红军、陈英夫妻收到了厦门市思明区法院的一审讯决书。法院确认被告厦门市教育局于2018年6月21日作出的复核意见书违法,同时驳回原告乔博其他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厦门市教育局包袱。

  法院认为,残疾学生在受教育方面实际处于弱势地位,“尽量为残疾考生提供必要、有效且领有事实操作性的合理便利条件,帮助实在现考试内容”,是被告中举三人在具体审查时应该遵照的基本准则。

  由于案涉残疾学生受教育权,当天下战书开庭前,也有不少关注此事的脑瘫学生家长及高校特殊教育专业老师、学生前来旁听。休庭后,双方问难重要围绕乔博申请的特殊便利是否合规、厦门市教育局复核程序是否合法等发展。

  “一番周折后申请到了小区所在的公破学校,但只是办理了学籍,小学三年级以前,乔博基本以在家康复为主,很少去上学,后半段则在一所强调融合教育的私破学校学习。”陈英称,儿子进入蔡塘学校就读初中后,“上学变得更为特殊,请了专门的陪读老师在学校辅助,用平板电脑写作业”。

  值得留心的是,只管未对“提供电子工具”等便利请求作详细评判,但法院在判决中倡导,随着残疾学生“学习考试需要日益发展”,有关部分在制定残疾学生考试文件时应恰当留有余地,以便适应新的发展及需要。

  一审:教诲局未进行综合评估,复核见解书遵法

乔博在痊愈师帮助下进行康复训练。澎湃新闻记者 何利权 图

  厦门市教育局认为,平板电脑属于《国家教育考试违规处置办法》第六条第(四)项列明的“存在发送或者接受信息功能的装备”,属考试违禁品。原告申请由别人代为画图,属于《国度教育考试违规处理方式》第十二条第(一)项明令禁止的举动。原告申请的“按实际须要延长考试时间”,明显违反中考的考试规则,亦将造成考试秩序的混乱。

  对此,陈英及其丈夫乔红军不愿接收,决议以乔博为被告起诉厦门市教育局。“欲望通过诉讼跟教育部分有更好的沟通,(对)像乔博这样的特别孩子的需要,(教导部门)能尽他们的职责,给予更多关注。”陈英称。

  法院以为,评估程序的缺失,以至被告作出的复核意见以中举三人作出的审查决定,程序方面有明显瑕疵,事实依据方面亦有不足,对案涉决定的正当性足以产生影响。“至于延伸测验时光、供给电子工具答题以及专人帮助画图等便利请求是否超过《残疾人教育条例》以及《治理规定》所划定的公道方便范畴,在缺乏对原告个人的综合评估看法的情形下,本院亦不宜径行实质审查、评判。”判决书中称。

  一审裁决书中列出了原被告双方的观点。

  近日,法院下达一审裁决书,认定厦门教育局作出的案涉复核意见,存在主要证据不足,程序瑕疵,予以确认违法。

  申请多项特殊便利部门未获同意,起诉教育局

  第三人代理律师补充称,根据《管理规定》规定,教育部已将制定‘残疾人参加考试提供合理便利履行细则’的权限下放至省级招生考试机构。《管理规定》列举了可提供的十二项必要条件和合理便利,“闽考院综(2018)10号通知”照此实行,具备合法性以及合理性。

  原告父亲乔红军认为,《残疾人教育条例》第五十二条规定,残疾人参加国家教育考试,需要提供必要条件和合理便利的,可以提出申请,教育考试机构、学校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予以提供。同时,2008年我国批准参加的《残疾人权利公约》中有阐述:“缔约国应当确保提供合理便利以满足个人的需要”。

  脑瘫考生申请多项便利未获批起诉教育局,法院:应有更多关怀

  判决书提及,部分便利申请事项的实现前提未必成熟,但相关部门仍可能用更多的人文关心,更加开放的态度去关注、尝试和推动。“每一次微小的改变或进步,但都可能成为那些心怀空想努力奔跑的残疾学生追赶妄图道路上的一大步,他们应当得到全社会更多的关怀、支持跟援助。”

  此外,乔红军指出,厦门市招生考试委员会办公室在作出《考生申请合理便利结果告知书》时,未按照规定组织专家对原告的身体情况进行评估,程序不当,对结果有影响。其请求依法判决确认厦门市教育局复核意见书违法,并对闽考院综(2018)10号通知相关内容进行附带审查。

  “乔博因为新生儿黄疸导致脑损害,医学上叫脑瘫,构成一级残疾。”母亲陈英告知磅礴消息,乔博7个月大开始便“走南闯北”地治疗,直至6岁“痊愈医治的同时”申请在厦门上学。

  乔红军认为,残疾学生对于合理便利的要求具备“个性化”,教育部门亦无奈通过法规穷尽列举全部合理便利条件,故恳求各地教育考试部门根据实际情况提供合理便利。被告和第三人所参照福建省考试院发布的《对于做好2018年中考残疾考生合理便利申请的通知》(闽考院综(2018)10号),与《残疾人教育条例》等相干法规相悖,且与该院2017年所作的告诉比较,缺少“其余必要且可能提供的合理便利”的兜底条款。

  焦点:特殊便利是否“超规”、教育局复核程序是否合法

  陈英告诉汹涌新闻,乔赢得悉一审胜诉当前“特殊高兴”,自称“要考厦门最好的高中——厦门一中”。“被我打击了一下……我更渴望他高中能去更人性化的学校。”陈英告诉汹涌新闻,乔博今年6月就要从初中毕业,只管这次胜诉了,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仍要按照流程申请中考便利条件,结果是否会有不同,仍未可知。

  澎湃新闻查问《管理规定》发现,该文件列举的十二项“必要条件跟公平便利”,包括为视力残疾考生供应盲文试卷、听力残疾考生罢黜外语听力考试,允许视力或听力残疾考生携带帮助设备,等等。其中,在“适当延长考试时间”方面,利用盲文试卷的考生可延长50%考试时间,而因脑瘫或其余疾病引起的上肢无奈畸形书写或无上肢考生等书写特别艰难考生,则可延长30%的时间。

  “可见,合理便利是社会对残障人士的一种微观的个性化的服务,如针对盲人提供盲文试卷,对聋哑人罢黜英语听力考试等。”乔红军认为,不同残疾人的身材妨碍及考试需求不同,这需要教育考试部门针对相应的身体阻碍“有针对性地提供便利”,尽可能确保残障考生获得公平机会。

  2018年5月,为参加6月举行的地理、生物中考考试,乔博向厦门市招生考试委员会办公室申请部门便利条件,其中按实际需要延长考试时间、专人代为画图、使用平板电脑或其他电子书写工具以及单设考场等申请未获通过。后经厦门市教育局复核,“单设考场”得到许可,其它条件仍未获同意。

  陈英和丈夫盼望乔博能像“畸形孩子”一样生活、学习,升入高中、考进大学。乔博父亲乔红军告诉澎湃新闻,脑瘫对乔博书写功效影响很大,“不措施握笔写字”,考试波及到的在规定时间内答题、交卷,“是不可能的”。“即便使用平板电脑,答完一套完整试卷需要四五个小时。”

乔博使用平板电脑写功课。澎湃新闻记者 何利权 图